• 行業新聞
              企業重組上市IPO

              今年中國外匯儲備或進一步縮水三千億美元

              據彭博調查數據顯示,到2016年年底中國的外匯儲備將跌至3萬億美元或以下,預期中值也接近該水平。到2017年底,料將進一步下降至2.66萬億美元,為2010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今年,中國外匯儲備或將大幅下降3000億美元,市場分析人士普遍擔心,[巴拿馬公司注冊]外儲規?s水對中國人民銀行保衛匯率能力產生巨大影響。

              在經濟增速放緩、股市大跌的背景下,中國人民銀行已經努力試圖抑制人民幣的持續貶值,與此同時,也為降低人民幣的波動性損耗了大量的外匯儲備。由于資本加速外流,且自去年8月意外貶值以來,人民幣失去了“單邊升值押注”的地位。去年,中國外匯儲備大跌了5130億美元,至3.33萬億美元,為1992年以來首次全年下跌。

              Roubini?Global?Economics?LLC駐新加坡經濟學家Daili?Wang表示,3萬億美元是影響市場情緒的重要關口。最大的謎題是中國要如何在實現匯率市場化和人民幣國際化的同時,將風險和波動性抑制在可控的水平。

              同樣認為3萬億美元為心理關口的分析師包括交銀國際首席策略師洪灝和加利福尼亞大學駐圣地亞哥、研究中國政治和金融的教授Victor?Shih。洪灝認為,2.8萬億美元可能已經被視作是官方能夠行使職責的必要關口。

              Shih表示,如果外匯儲備低于3萬億美元,那么將會出現另一個心理關口。他認為,跌破3萬億美元不會導致恐慌情緒的出現,但是,尤其是中國民眾肯定會變得更加警覺。距離這個關口,可能會有幾個月,甚至只有幾周的時間。

              從另一個衡量指標,即外匯儲備/廣義貨幣(M2)來看,中國的外匯政策火力已經開始面臨限制。外匯儲備對在M2之比為15.5%,創2004年以來的最低水平。據彭博數據顯示,這一比例低于泰國、新加坡、中國臺灣地區、菲律賓和馬來西亞等大部分亞洲經濟體的水平。

              大和資本駐香港的除日本以外亞洲首席經濟學家賴志文表示,除此之外,還有未知事件引發信心危機的可能性,可能導致所有可用的儲備被迅速耗盡。

              其他經濟學家認為,這一討論太過流于理論,忽略了中國在最糟糕的情況下實施資本管制的可能性。野村控股駐香港首席中國經濟學家趙揚表示,外匯儲備永遠都不會跌到威脅匯率穩定的水平,因為在跌到該水平之前,中國會加強對資本外流的管制。

              然而,在沒有此類措施的情況下,凸顯一旦資本進一步加速流出中國,那么緩沖資金可能迅速耗盡的風險。彭博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11月的10個月里,總計有近1萬億美元的資本流出中國。

              中國已經加強了資本控制、匯市干預。本周最新的舉措是,[巴拿馬注冊公司]要求境外人民幣業務參加行在境內代理行存款執行正常存款準備金率。而上周,央行在香港進行大規模干預,導致流動性短暫枯竭,香港銀行間人民幣同業拆借利率飆升至紀錄新高。

              Norddeutsche?Landesbank?Girozentrale駐德國漢諾威分師Frederik?Kunze表示,只要繼續實施目前的人民幣匯率機制,那么中國就需要大量的外匯儲備對高度的不確定性風險進行緩沖,只有采取進一步措施放松管制,才能降低持有大規模外匯儲備的必要性。

              現成公司熱 | 信托基金 | 財務管理 | 政策法規 | 工商注冊 | 企業管理 | 外貿知識 | SiteMap | 說明會new | 香港指南 | 網站地圖 | 免責聲明
              香港瑞豐會計事務所
              客戶咨詢熱線:400-880-8098
              24小時服務熱線:137 2896 5777
              京ICP備11008931號
              微信二維碼
              亚洲欧美日韩高清一区,亚洲欧美日韩久久一区二区,亚洲欧美日韩美日更新在线,亚洲欧美日韩视频,亚洲欧美日韩视频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