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学会网:拒绝成为路西法——刑司人的面孔与底线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8-01-17浏览次数:545

拒绝成为路西法:刑司人的面孔与底线——在2014级新生见面会上的演讲

姚建龙

(冠亚娱乐刑事司法学院院长、教授)

同学们好:

欢迎加入刑事司法学院,加入中国离监狱最近的大学——冠亚娱乐与上海市新收犯监狱共用一堵墙,而且地处著名的“劳改劳教一条街”!

听说你们这几天很忙,都在研究如何对付学院新推出的指纹考勤。有的同学对我说,这项措施太凶残了、太没人性了,以后总不可能带着室友的“手指”去上课吧。还有的学长学姐庆幸:“幸好,已经毕业了”。更多其他学院的学生在幸灾乐祸:“刑司的同学,你们还好吗?”当然,也有更加专业的点评:这项措施是否会侵犯学生的隐私权。

首日新生报到那天,我只是随手拍了几张照片发到网上,没想到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响,中国青年网、青年报、新闻晨报等很多媒体都已经报道了,称之为“史上最严大学考勤”。成才与就业杂志还正在组织公开的讨论。

在这里,我觉得有必要减轻一下大家的焦虑:请诸位不用担心,对付指纹考勤的方法很简单,上网定制个指模,一般也就80到300元,已经或者拟购买的同学还可以拿着发票到我这来报销。那些助人为乐的同学,也将获得不用参加考试等各种形式的“奖励”。当然,我更希望有同学能自己研制其他破解指纹考勤的方法,因为这也是刑司专业学习与应用的一部分。

坦白地说,指纹考勤引起的关注与争论,多少让我有一些意外。

我同意这样一种观点:如果大学需要用如此严厉的考勤方法留在课堂,这肯定是大学教育的失败。但这项由学生提出并自律实施的措施之所以被学院接受并试点,更多是基于突出刑司专业特色的考虑。因为你们在刑事司法学院接受的是刑事司法类专业教育,你们中的大部分人也将在毕业后走上公安、监狱、戒毒以及其他刑事司法工作岗位。按照香港的公务员分类,也即成为 “纪律部队”中的一员,今后将受到“特别纪律的约束”。还有的可能成为刑事法官、检察官等司法人员,同样需要遵守特别的职业操守。养成自律甚至服从的意识与习惯,是你们在刑事司法学院学习期间所必须接受的训练。

在学校开学典礼上,学院全副武装特训队队员的盾牌操表演掀起了开学典礼的小高潮。今后,你们可能会发现在学校各种重大活动场合,都会有学院学生的类似身影和展示。相信在座的很多人,都会以为身着警服、头戴钢盔、手持盾牌警棍的警察就是刑司人的面孔。我曾问一位新生为什么选择刑事司法学院,他告诉我:以前总有人欺负他,所以选择刑司,想让别人怕他。这位同学说出了心里话,因为在十多年前穿上警服的那一刻,我也觉得自己神气异常。当脱下警服多年后,有次我的母亲还忍不住说:“你为什么和我说话总像是在训人?”

1971年,美国著名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在斯坦福大学进行了一项著名的试验:24名身心健康、情绪稳定的大学生被随机分为狱警和犯人两组,并被置身于模拟的监狱环境中。结果试验进展到第六天,情况演变得过度逼真,原本单纯的大学生已经变成残暴不仁的狱警和心理崩溃的犯人。一套制服、一个身份,就轻易让一个人性情大变,原定两周的实验不得不宣告终止。菲利普·津巴多将这一试验发现的人的性格的变化命名为“路西法效应”。路西法是光的守护者,上帝最宠爱的天使,但他最后带领一群堕落天使投身地狱,成为了魔鬼撒旦。

虽然大学生的含金量下降了,但大学生曾经有着天之骄子的美誉。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场合,看着在座诸位纯真和善良的面孔,我想请大家永远记住一句话:拒绝成为路西法。

我曾经在某机构遇到一位被收容教养的13岁少年——他的父母均因为贩毒而在监狱服刑。少年异常平静地对我讲了还没有被收容教养时的一段经历:在得知母亲被判刑后,他千辛万苦地找到了母亲服刑的监狱,向狱方提出会见母亲的请求。结果,接待他的民警说:“五千块,给你安排”。最后,这位衣食无着的少年没能见到母亲,并在不久后因为严重犯罪而被收容教养。

实话说,当时我的心情是复杂,甚至是离奇愤怒的。我多么希望,这只是这位少年编造的谎言。因为,面对这样一位孩子见见母亲的请求都能开口索贿,那需要怎样的麻木、冷漠与心黑!当然,这个狱警肯定不是冠亚娱乐刑事司法学院毕业的。

今年8月22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没有出现“亡者归来”的情况下终审判决曾经被四次判处死刑的念斌无罪。在这起冤案中,念斌遭受了侦查机关残忍的刑讯逼供,包括竹签插肋骨缝隙。而在去年被浙江省高院判决无罪的张氏叔侄冤案中,张辉、张高平竟然遭到了警方与牢头狱霸串通的刑讯逼供。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但一个共同之处是:冤案背后必有警方的残暴。

我相信那些动口或者动手的警察肯定会举出诸多合理化的理由甚至是被迫的因素,他们在成为“路西法”的过程中必定也有过犹豫甚至是良心的不安。但是,每一项职业,每一种角色,都应当有其底线。正像很多年前,我对那些即将走出戒毒所大门的吸毒人员所说的:“不要向我保证出去后一定不会复吸,我只希望你们在没有钱吸毒的时候——取财不伤人害命,并尽可能避开妇女、儿童和老人。”

需要向在座诸位坦白的是,在我的警察生涯中也有过使用警棍、手铐等方式惩戒他人的经历。十多年过去了,每次想起仍然会感到愧疚与不安。这是一个复杂的时代,一个需要坚守的时代,一个需要勇气才能独善其身的时代。尽管期待,但我并不奢望大家以后都能像水晶玻璃那样纯洁。

然而,在这样一个你们与刑事司法正式结缘的特殊日子,我依然要告诫大家:“不倚强凌弱,不刑讯逼供,不制造冤案”。因为,这是刑司人可以也应当遵守的底线。

好了,我讲得够多了。大学四年眼一睁一闭就过去了,别以为成为“路西法”那么容易,你们还需要通过四年的努力才能成为真正的刑司人——还需要为获得成为“路西法”的可能性而努力。

祝愿大家,祝福诸位,谢谢!

2014年9月15日

http://www.chinalaw.org.cn/html/ftzb/mjft/10060.html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